路人瓜瓜

吃瓜的路人

拉黑 凹盖

亲身经历改编ก(ー̀ωー́ก) 

点名mua一下 @关西月 关老师!还有群里各位老师!感谢老师们友情出演!笔芯!



【凹盖略略略】
【不服淦我啊】





王齐铭深夜突然惊醒。

重庆的七月末带着一丝粘稠的热气,他脖颈上冒出细细一层汗,黏糊糊的,有些不舒服。

他想了想,抄起手机看了一眼。

二十四条微信消息,十六条来自周延,四条来自程剑桥,剩余四条来自何程和曾坤。

十个未接来电,五个来自周延,三个来自程剑桥,两个来自何程。

王齐铭倒吸一口气,冷静地点开微信,手指划到程剑桥的头像上,火速点开。

【桥:鸡哥,盖哥又发疯了,别理他】
【桥:他朋友圈发了40条】
【桥:哎呀!盖哥真是】
【桥:习惯就好】

王齐铭深以为然,冷静回复:又是哪个不开眼的惹周延了?牛掰,桥你说,让我膜拜一下是哪路神仙。

程剑桥秒回:你看他朋友圈。

【重庆彭于晏:rnm哟,我怎么看得懂?】





最终王齐铭还是去围观了周延的朋友圈。

周延第一条朋友圈内容如述:我要拉黑一个人。

第二条:这人居然敢说我歌不好听?!

第三条:还对我比中指!!!

第四条:【截图】【截图】【截图】

第五条:大家评评理!

第六条—第三十九条:【@所有人一遍】

第四十条:这人大家拉黑一下,不然我全部拉黑!



王齐铭点开三张截图,第一张是微博首页,第二张是私信截图,名为【路人瓜瓜】的人发了一句‘周延,你的歌不好听,没人会听的,别玩说唱了’,第三张是评论截图,一排中指里【路人瓜瓜】特地被红笔圈出来。

他点开评论,尬虚全员都受到了周延的无差别轰炸,西部拉客也难逃魔爪,萧启道更不用提,齐刷刷一排【已拉黑】,仿佛打卡。

这群人也太顺着周延了吧?惯得他老使小性子!王齐铭翻了个白眼,心说他才不会惯着周延呢。

周延因为这脾气吃的亏够多了。

王齐铭面上不提,心里门儿清,小本本记着呢。

但无奈的是其余人太顺着周延了……

举个现成的栗子。

周延在加的所有群里发了一遍:拉黑这个人【截图】,不然就是跟我盖爷过不去!直接拉黑!




【有嘻哈 哈哈哈 总群】

盖:拉黑这个人【截图】,不然就是跟我盖爷过不去!直接拉黑!

小白:???

皮几万:????

布瑞吉:……

大狗:?

蜜妞:盖哥,我拉黑了,这人怎么你了?

布瑞吉:说他坏话了。

鬼老师:说什么了。

布瑞吉:【截图】【截图】

vava:这人谁啊?还比中指,胆挺大……

安大魂:这人啥情况啊?居然还有人敢惹盖爷,真是没被rapper打过!

鬼老师:已拉黑√

蜜妞:已拉黑√

安大魂:已拉黑√

大狗:已拉黑√

豆芽:已拉黑√

辉子:已拉黑√

小青龙:已拉黑√




【抠脚瞎几把聊     总群】

小白:【截图】【截图】有人骂盖哥,这人疯了吧!

贝爷:傻批找死。

贝爷:我去微博淦他!

老万:贝贝你冷静点,拉黑就行了。

小白:我已经拉黑了昂【截图】现在的人怎么那么无聊,吃饱了撑的吗?

老万:不是,他惹谁不好,惹老盖,老盖有多少人撑腰他心里没点数吗?

壳总:艹,骂老盖歌不好听不能忍!拉黑!

老万:贝贝好一会没动静了,他干啥去了?

小白:不会去写歌diss那人了吧!

贝爷:你当我傻啊?我去拉黑人了,淦,你们说我要不要和老马说?

啊之:李京泽我劝你做人!!

小白:贝哥你冷静一点!

贝爷:……我已经说了。

啊之:撤回啊!

mai:撤回啊!

贝爷:他看到了!问我怎么回事!

小白:你发吧。反正老马迟早也会看到,melo不是小号加了盖哥微信么,真的绝了。

贝爷:淦!他怎么做到的?我小号好友申请一直没过!

壳总:因为你小号的名字叫【贝贝小号】,李京泽,你自己反省一下!

贝爷:你的小号叫【刷盖小号】,我说什么了?刘嘉裕,你也反省!

小白:虚假兄弟情。

老万:散了散了,我去拉黑了。




王齐铭决心不惯着周延。

——尽管他已经破例数次了。

他打开微信群,发现尬虚总群和兄弟姐妹群都沦陷了,总群里全是声讨【路人瓜瓜】的,兄弟姐妹群里萧启道正发言要发微博挂人。

【兄弟姐妹群】

山鸡:……大家冷静一下。

小胖:艹,欺负我兄弟就是欺负我!

老道:我看他是没被rapper拉黑过!

小艾:我去看看这人是什么货色,敢对小盖指手画脚!

K11:就一路人黑吧!艾哥你别去看了,越看越气。

布瑞吉:拉黑就行了。上纲上线对盖哥名声不好。

山鸡:不就说周延歌不好听嘛,这种声音多的是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听歌取向嘛!

大傻:重点是他说没人会听老盖的歌,难道我们不是人?

Tory:还让他别玩说唱,管的真宽!

布瑞吉:这年头住海边的傻子真多。

小雨:我之前翻微博,还看到有傻批在画手下面发法律条例要举报他的呢!管那么宽,有本事举报啊!

大傻:别提这些恶心事了,我们支持老盖就行。

K11:对的,盖哥最酷!

Tory:小盖人呢?

布瑞吉:在打电话呢。

老道:哥几个都拉黑了吧?

山鸡:……我还没。

老道:阿鸡,你还是不是一只好鸡了?你想想,有人这样骂你兄弟,而且被骂的可是周延!你生不生气?

山鸡:……我去!

布瑞吉:?

山鸡:我是说我去拉黑!






王齐铭,第不知多少次,破例。






周延在阳台抽烟,想了想,打了一通电话。

“喂?姐姐是我,小盖,姐我没事,没事没事,那些评论我现在都不看了……姐你好好的啊,别担心我哈,我一老爷们,被骂就被骂咯。”

他放下电话,用力吸了一口烟,抬头看看夜空,繁星点点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呐!

周延想了很久,点开微博。

——艹!怎么把人拖出黑名单啊?!






花絮:

瓜瓜点开微博,习惯性给周延发私信,果不其然失败了,她并未放在心上,继续刷微博。

刷到一条萧启道和周延的合照,瓜瓜羡慕嫉妒了一番老道,决定给萧启道发私信。

【路人瓜瓜:道别!】
【发送失败】
【路人瓜瓜:zy他】
【发送失败】
【路人瓜瓜:?????】

【瞎几把嗑  群聊】

瓜瓜:我日,我被萧启道拉黑了?【截图】

休老师:哈哈哈哈哈哈!

蜜老师:怎么回事?

阿丽宝:???【丽觉得不行.jpg】

瓜瓜:我试试傻锅!

【路人瓜瓜:傻锅!】
【发送失败】
【路人瓜瓜:?大傻!】
【发送失败】

【瞎几把嗑 群聊】

瓜瓜:【截图】傻哥???

休老师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皮老师:要不你重新登录试试?

瓜瓜:我登了!!!淦!

休老师:试试别人!尬虚其他人!

瓜瓜:我试试。


【发送失败】
【发送失败】
【发送失败】



那一天,路人瓜瓜经过血与泪的教训后,得出一个结论。

惹谁都不要惹周延。

再来一篇小甜文 凹盖

之前的文啦。翻车了,补一下链接。链接见评论。

我回来啦!!!凹盖女孩绝不认输!(´。✪ω✪。`)

见评论。|・ω・`)

【别评论】
【别评论】
【别评论】

直接私我。

不知道那位要举报我的姑娘满意了吗。

感谢各位小可爱看我的文。

下个ID见!!!

假如 万盖 甜 一发完

这个是 @魔法少女不吃药 小可爱的梗٩(๑´3`๑)۶

【假如万和盖当初1v1battle对上,结局会怎样?】



导演:“1v1 battle的抽签,只剩下两个人。”

选手们议论纷纷、交头接耳。

场面一度热闹得像菜市场。

除了心知肚明自己被剩下的两位选手。

“分别是——皮几万。”

白曜隆噢—地怪叫了一声,发出高压锅漏气般的笑声,撞撞王昊的肩膀说:“哥们!挺住!”

“还有——盖。”

程剑桥高兴地摘下儿童墨镜转了个圈,靠在周延身上笑嘻嘻:“盖锅!屌嘞!你跟老万比哎!”

谢锐韬带头喊了一声:“在一起!”

令热狗不禁深思:“现在大陆风气有那么开放噢?阿岳你觉得呢?”

阿岳也跟着摩挲下巴:“还用讲喔?我觉得OK啊。”

所有人一边鼓掌一边起哄:“在一起!!!”

王昊和周延:“呵呵。”

嘴上笑嘻嘻,心里mmp。




导演擅于察言观色、顺从民意,说道:“请两位新人站到这里,接受大家的祝福。”

起哄声更响。

三组导师都忍不住带着笑看向两位‘新人’。

在众人的注视下,两位选手站到导演的右手边,导演示意他们互相放狠话。

王昊先声夺人:“老盖,有意见当面吼。”

周延后来居上:“老万,我是你老汉儿。”

两人伸出手,握住对方的手,相视微笑。


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响了。

两人一起作歌的过程磕磕绊绊,从选曲到写词,总是有吵不完的架。

“老万,你这个不行,这个flow太怪了。”

“老盖,我还想说你这词韵脚不好呢!你有在写韵脚吗?”

“王昊,你别净给我添麻烦啊,你说说你改词改几回了?”

“周延,你还是先反省自己吧,我俩的歌词是一个星球的么?你就不能改改词配合一下?”

“我只听自己的歌,咋呢?不服啊?不服干啊!!”

“不服!干就干!!!”


程剑桥:“他们是不是在打情骂俏?”

白曜隆:“他们是不是在秀恩爱?”

程剑桥:“妈的,是。”

白曜隆:“妈的,是。”



说干就干的两位选手出了录音室,钻进杂物间里,立即就抱在一起像啃包子一样啃对方的嘴唇。

一吻完毕,周延掏出万宝路磕了一根,顺手递给王昊一根,王昊没接,这小子最近说要戒烟,但闻着那烟味又心痒,最后他想了个办法,通过周延吸烟,美滋滋,等周延吸完一口,他就凑上去贴住他唇瓣慢慢地吮,跟吮蜂蜜一般。

周延:“大宝,你腰上肉又多了。”

说着他捏了捏王昊的腰侧肉。

王昊:“狗兔儿,你屁股上肉也多了。”

说着他伸向周延屁股的手被打了一下。

王昊:“周延!!!nmp!”

周延:“只准老子调戏你,小万万。”

王昊:“……我不小!!!哪儿都不小!”


后来王昊压着周延在箱子上做了一次。

充分证明了他确实‘哪儿都不小’。

箱子壳软,一用力就容易整个垮塌,两人做得小心翼翼,也没敢用别的姿势,一个正面体位做完全程,王昊累得直接趴在周延胸口吐舌头。

……然后?然后箱子被他俩压塌了,淦!

两位选手发泄完多余的精力后,终于有心思琢磨battle的事了。

周延:“我真没想到我俩都会被留到最后。”

王昊:“你应该庆幸,这次是合作,纯battle的话,狗兔儿你能赢算我输。”

周延:“我能赢当然是算你输,王昊,你怎么傻了吧唧的?虽然老子battle不咋样,但也好歹拿过第三!”

王昊:“我拿过冠军。”

周延:“……我咋那么稀罕你呢?”

王昊:“因为我帅。”

周延:“我错了,好好的homie不做要做ai,是要遭报应的。”

王昊:“周延,我日你。”

周延:“你他妈还来啊?!”

王昊:?????



他们决定翻一个篇章。

王昊:“有一段词我一直背不住。”

周延:“你哪段词记得住?王昊,你是金鱼脑子吧,什么都忘!”

王昊:“胡说!你的事我一件也没忘!”

于是他们疯狂接吻了。

周延:“听说激烈运动可以刺激人的记忆?”

王昊:“你是在邀请我吗?”

周延:“就你批话多。一句话搞不搞?”

王昊:“周延,我觉得你有点酷,当然搞!”

于是他们一边搞,一边背词。

王昊:“谁能想到……两个要battle的人在这里……干这档子事?”

周延:“唔……哈啊……嗯哈—唔……你啊、闭嘴!”


杂物间里放着很多垫子。

本来王昊想和周延挤一个垫子上,无奈近日有些膨胀,惨遭周延嫌弃:“老万你别挤过来啊,你瞅瞅你自己膨胀得,可以坐两个垫子了都。”

王昊:“狗兔儿,我觉得你不该伤害我这个纯洁少男的心灵。”

周延:“……先把你的裤链拉上。”

王昊:“……哦。”

周延扯了纸巾擦自己衣角沾上的一点白浊,王昊掏出手机给他拍了张侧脸照,熟练地打开美颜软件【。】P了两个兔耳朵,得意洋洋地给周延看。

周延:“这什么鬼东西?”

王昊:“兔耳朵啊,很可爱的!你不喜欢吗?”

周延:“有点恶心。”

王昊:“……”

周延:“你喜欢就行。”

王昊深受感动,搂住他脖子笑嘻嘻地亲他,亲得太用力,磕到嘴唇了,他伸出一点舌头撬开周延的唇瓣,舌尖像滑溜溜的小蛇般窜溜进去,搅着里面的甜美。

过了一会儿,周延推了推他:“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王昊扁扁嘴巴:“这么快哦……不能多呆一会儿嘛?”

周延搂过他拍拍脑袋,牵着他的手晃了晃,眼角泛起笑意:“录完节目带你去吃涮羊肉,走了,回去了。”

王昊虽然还有些不情愿,但还是乖乖抓着他的手站了起来,正要往外走,忽然被周延叫住,周延站在他身后伸手拍了拍他衣角沾的灰,动作自然亲昵。

他们之间有很多亲昵的时候,但很少有这样温情的时刻,更多时候他们连拥抱都要小心翼翼。

王昊声音低低的、很轻很轻:“周延……抱我一下,好不好?”

温热的身躯贴上来,周延努力伸长手臂抱住他的腰。

温热的液体滚落在这个狭小的杂物间地板上。

原来幸福的眼泪,这么滚烫。

烫得心里暖暖的。

“我觉得我很幸福,真的……太幸福了,幸福到有点害怕这一切是假的。”王昊哽咽着想要转身。

时间仿佛被无限延长,漫长,宁静。

周延说:“……你他妈踩到我的脚了。”


王昊:“噢。”



最终王昊还是不幸忘词了。

他事后接受采访时说:“上台前我跟老盖还打赌呢,赌我俩谁会先忘词(笑)结果我忘了。”

周延的事后采访就简洁多了:“老万freestyle的水平我是服的。”

晚上两人一起吃涮羊肉时,周延又换了种说法:“王昊你个憨批,亏老子还替你紧张了半天。”

王昊正吃得满嘴冒油,听到这话抹抹嘴说:“我也不知道我会忘词啊!最后我不还是晋级了嘛,狗兔儿你紧张什么?”

周延递给他纸巾让他擦嘴:“也不是,我以为你就这样淘汰了,可惜了。”

王昊点点头:“是啊是啊,当时导师宣布时我也害怕呢,万一真淘汰了不就没机会见着你了嘛。而且也挺对不起我兄弟们的。幸好有复活。”

周延摸了摸头,有点无奈,又有点不好意思,想了想还是说道:“老子还真打算过你淘汰我也跟着淘汰。还好脑子还清醒着。”

王昊眼睛一亮,开心地凑过去讨吻:“延延!你这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?”

周延:“老子没得,老子是看你一个人走可怜。”

王昊:“知道了知道了,mua!”

周延:“rn...mua!”

王昊:“延延脸红好可爱。”

周延:“可爱你妈!闭嘴闭嘴闭嘴!”

王昊:“mua!”

周延:cnmua。

大嫂抽烟 壳盖 甜 一发完

【壳盖】恋爱日常

【壳盖】恋爱日常

【壳盖】恋爱日常



【凹盖】微量提及。

不喜欢壳盖的可以退出惹|・ω・`)

继续看文的壳盖女孩,mua(´ε` )♡



【红花会相声表演   总群】

老万:我妈又催我找女朋友了,怎么办?

丁飞:等国家分配吧。

啊之:淘宝上买一个。

贝爷:超市买一送一。

小白:微博转发抽奖。

老万:……你们有毒!!!

贝爷:real talk,万,你不小了,是时候考虑婚姻大事了。

老万:我恋爱都没解决呢,还婚姻大事?

贝爷:赶紧结婚,别惦记老盖了。

老万:反弹!

贝爷:反弹无效!

mai:你们俩幼不幼稚?老万,不是哥说你,小白是年纪太小,贝贝是审美有问题,你一个正常适龄青年怎么还单着呢?

老万:又不是只有我单着!壳总也是单身啊!

壳总:介绍一下,这是你们的大嫂@超级无敌小盖盖

老万:??????????




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壳盖恋爱日常。

又名【今天大哥和大嫂秀恩爱了么】。




恋爱日常片段一:

大哥在遇见大嫂前,最大的爱好是花钱。

遇见大嫂后,最大的爱好是给大嫂花钱。




【一家三口    群聊】

超级无敌蜡笔壳:@超级无敌小盖盖 给你买了新音箱,我直接寄到你公司了。

超级无敌小盖盖:嗯。

超级无敌蜡笔壳:奖励呢?

超级无敌小盖盖:老子不给。

超级无敌蜡笔壳:……你等着。

超级无敌小盖盖:怎么着?威胁我啊?

超级无敌蜡笔壳:等着我回去再给你买一个音箱。

超级无敌蜡笔壳:这个你先用,不好用你直接换一个,刷我的卡。密码是你生日。

超级无敌小盖盖:密码不对。我试过了。妈的,刘嘉裕你是输了你小情人的生日吧!

超级无敌蜡笔壳:听你放屁,是你阴历生日!再说了我哪整的小情人,你一个他妈还不够我受的?

超级无敌小盖盖:cnmua!少逼逼,没事你可以滚了。

超级无敌蜡笔壳:滚之前亲一个。

超级无敌小盖盖:老子给你一jio。

英俊潇洒丁几亿:我他妈怎么在这个群里?

超级无敌蜡笔壳:是这样的,飞,你大嫂看中了你家的潇洒,想让它当干儿子,潇洒不会打字,你这个亲爹代劳一下吧!

英俊潇洒丁几亿:我靠?!

超级无敌小盖盖:嗯?

英俊潇洒丁几亿:我hsbxjnskxnsixbwnjdnjogobkhogi

超级无敌蜡笔壳:飞,人生漫长,我劝你好好说话。

英俊潇洒丁几亿:……大嫂太机智了!!!能被大嫂看中是丁潇洒的福气!以后潇洒就是你俩儿子了!!

超级无敌小盖盖:不客气,正好让潇洒和代虎一起玩。

英俊潇洒丁几亿:……敢问大嫂,代虎是?

超级无敌蜡笔壳:Gosh养的猫。问我就行了,别跟你大嫂套近乎。

英俊潇洒丁几亿:了解【抱拳】我明日立即将潇洒送去重庆!

英俊潇洒丁几亿:大哥大嫂,没啥事的话,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哈。二位继续聊你们的!祝你们幸福!!!

【英俊潇洒丁几亿 已退出群聊】





恋爱日常片段二:

大哥曾经是夜店王者,后来……他遇见了大嫂。

大哥并不敢碰小姐,但大嫂搂得很开心。


Gosh全员来西安玩。

彼时周延正跟刘嘉裕在床上神仙打架【。】

接到程剑桥的电话时,他们刚搞完一发,以至于他接电话的声音还有点喘:“乖桥—咋子嘞?”

刘嘉裕在一旁抽事后烟,一手夹烟一手不老实地顺着周延大腿摸到小腿,还舔了下嘴唇,跟见着兔子肉的大灰狼似的。

程剑桥说:“盖哥,没事,我们想你老,过来看看你!”

周延笑了一声,挠了挠刘嘉裕的下巴肉,沙哑的声音撩拨着电话两端的人:“我也想你们了。桥,你问问他们想去哪儿玩?盖哥晚上带你们去。”

“我问过了,盖哥,大家都对夜店挺好奇的。”

“那就夜店吧。”周延挂了电话,问刘嘉裕,“壳,西安哪家夜店玩得过瘾?”

刘嘉裕得意地吐了个烟圈:“这你就问对人了,西安夜店老子哪个没去过?我来安排,方方面面的!”

周延眯了眯眼睛:“壳总阅历丰富啊。”

刘嘉裕更得意:“那可不,今晚给你整一个大轰趴!让你兄弟伙见识一下,啥叫天堂般的享受!”



此刻,夜店小王子刘嘉裕,生平第一次,痛恨夜店的包厢服务。

——虽然在半个小时前搂着周延大喊‘来夜店怎么能不包厢呢!包一个大的尽情玩!’的也是他。

但是刘嘉裕没想到,这家夜店老板和他太熟了,妈的居然一言不合就给他包厢里整来了五个小姐,还个个肤白貌美大长腿!!!

于是现在的局面演变成了周延美滋滋地和两个小姐划拳喝酒,而他的正牌男友刘嘉裕沦落到一个人缩在沙发一角默默喝酒,凄凄惨惨戚戚。

Gosh其余人喜闻乐见,一个个还帮着周延忘记刘嘉裕的存在,每当周延看向刘嘉裕那边时,都会被程剑桥或曾坤转移走视线,或是王齐铭突然喷水(。)吸引走他的注意力。

一来二去的,加上被灌酒灌得多了,酒意上头后周延完全忘记了刘嘉裕还在场,高兴地坐在曾坤大腿上唱歌,程剑桥摸他脖子他也不恼,还乐呵呵地转头跟他耳语,最后还跟王齐铭合唱了一首‘爱的供养’。

刘嘉裕:淦!这日子没法过了!



【今天大哥和大嫂秀恩爱了么      群聊】

壳总:妈的,我再也不去夜店了!!!

老万:壳总你别吓我,怎么回事?今天是愚人节吗?

贝爷:愚人节快乐!!哈哈哈哈!老壳,这个笑话很好笑!

小白:壳总你喝多了么?|・ω・`)

啊之:壳,你终于决定做人了?

丁飞:呵,弹壳。你猜我信么?

老万:呵,丁飞。

贝爷:呵,丁飞。

啊之:呵,丁飞。

毕冉:呵,丁飞。

丁飞:我又做错了什么???

壳总:呵,丁飞。丁飞你闭嘴。大家听我说,你们大嫂在跟夜店小姐喝酒,妈的,我一个人喝!!【图片】

贝爷:这谁啊?老壳你又堕落了???

壳总:淦!放错图了,是这张【图片】

老万:盖盖真可爱。

贝爷:盖盖真可爱。

丁飞:这位美女不错哈,壳壳,你去要个电话。

壳总:丁飞wrnm!要你的骨灰给你拌饭啊!!

壳总:王昊李京泽rnmua哟!!!要叫大嫂!淦!

贝爷:略略略😜

老万:略略略😜

小白:盖哥真能喝啊!ヽ(*´з`*)ノ

壳总:……你们。淦!红花会💊

壳总:重点不是这个。重点是GOSH那群人!贼心不死,还惦记着我老婆呢!

mai:壳,我劝你先防内贼。

啊之:壳,我觉得mai神说得对。

毕冉:壳,我附议。

壳总:????????




周延掏出手机打算拍个合照,划开屏幕,嚯,微信23条未读消息!他点开一看,全是刘嘉裕发来的。

【壳吉拉北鼻♡】:盖盖!!!

【壳吉拉北鼻♡】:周延!!!!

【壳吉拉北鼻♡】:你不爱我了!!?

【壳吉拉北鼻♡】:淦!!!老铁吱一声!

周延:???

他抬头找了一圈,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凄凄惨惨抱着酒瓶不时喝一口的刘嘉裕,周延差点没忍住笑场,赶紧在输入框里打字。



【我的兔兔🐰】:爱你!!!

【我的兔兔🐰】:老子爱死你了!

最后大哥还是成功占据了大嫂身边的位置,搂着大嫂美滋滋地喝酒。

其余人:淦!计划失败了!



【今天大哥和大嫂秀恩爱了么  群聊】

壳总:秀了。【壳盖式笔芯.jpg】



恋爱日常片段三:

大哥日常:云吸兔。给兔兔打钱。

大嫂日常:突然收到一笔巨款【。】



一个美妙的早晨,可以带来美妙的一天。

刘嘉裕深信这一点,于是,他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,打开微博搜索周延相关,打开微信和周延说早安、发语音、视频聊天,打开支付宝给周延打钱(?)

打钱的数额和周延的可爱程度成正比。


举个栗子。

今天周延在微博上发了现场视频,刘嘉裕看完,火速转发50条,评论10条‘盖盖我爱你!’,然后心满意足地打开支付宝给【宝贝🐰】打钱。

另一边的周延隔了半个小时才发现自己收到了转账,来自【壳壳🐒】,他漫不经心扫了一眼。

【壳壳🐒】:转账给你10000.00元【备注:爱你的壳】

周延:……???



再举个栗子。

今天刘嘉裕搜#盖盖#搜到一个考古视频,是周延以前还是黄毛小盖时,在夜店唱歌的视频。

黄毛小盖可爱得有些过分,脸蛋儿圆圆的,戴着帽子,眼珠明亮,对着镜头晃啊晃的。

刘嘉裕反复看了十六遍,心情极好地打开支付宝,火速打钱。

另一边的周延在助理提醒下拿起手机,屏幕上满满一排支付宝消息,全是转账,还附带一个红包。

【壳壳🐒】:转账给你10000.00元【备注:爱你的壳】

【壳壳🐒】:转账给你10000.00元【备注:周延做自己!】

【壳壳🐒】:转账给你5000.00元【备注:周】

【壳壳🐒】:转账给你5000.00元【备注:延】

【壳壳🐒】:转账给你5000.00元【备注:我】

【壳壳🐒】:转账给你5000.00元【备注:爱】

【壳壳🐒】:转账给你5000.00元【备注:你】

红包主题是爱情祝福,简简单单一句备注:周延,我爱你。

【13.14】


【周延,我爱你,一生一世】




周延:有钱真好。

刘嘉裕:?






日常小花絮:

周延会做饭,刘嘉裕……刘嘉裕会做蛋糕。

于是他们两个生日时,一般都是刘嘉裕负责做蛋糕,周延负责做生日餐。

第一次一起庆祝周延的生日,刘嘉裕多买了一根蜡烛,切蛋糕时拍掌拍得太用力,把蜡烛拍灭了,于是备注被改成【弱智小壳】。

第一次一起去游乐园,周延怂恿刘嘉裕买了一只小熊气球,自己拎在手里玩得可开心,还非要拉着刘嘉裕坐旋转木马,结果气球线绕在木马脖子上了,气得他直跳脚,最终被刘嘉裕以一只草莓冰淇淋为代价哄好了,开开心心去逛水族公园,周延跟海豚隔着玻璃做鬼脸,刘嘉裕拍照,不小心金链子入镜,朋友圈里一片哀嚎指责他俩秀恩爱又炫富,于是他俩得到新cp名【恩爱的有钱狗男男】

第一次一起看电影,刘嘉裕买了爆米花,兴致勃勃地要周延喂他,周延拒绝了三次,最终妥协了,两人坐在最后一排傻兮兮地互相喂爆米花。

第一次一起吃火锅,周延一不留神将眼镜扔进汤里煮了,导致刘嘉裕笑到把嘴里的冒菜喷到周延碗里,周延怒而烫了一片纸巾扔他碗里。

第一次一起看鬼片,女鬼出来时刘嘉裕大声尖叫了一声,导致周延吓得手里的可乐泼了自己一脸,最终演变为互相泼可乐。

第一次一起拍大头贴,两人因为谁的头更大而差点大打出手,然后不约而同将打印出来的照片放进钱包内夹层。

第一次一起看烟花,也是两人第一次接吻。

满天星光,烟花与他们同在。





【今天大哥和大嫂秀恩爱了吗】

秀住了。

mua mua mua 凹盖 甜甜甜

答应 @AD_(:зゝ∠)_  的mua梗。




【假如,周延得了一种病,骂人时话尾必带mua】



给你一个大大的mua (。ˇε ˇ。)

love   and    peace。



有嘻哈海选当天的早上,周延发现自己有病。

事情是这样的,周延早上起床,闭着眼直奔洗手间而去,毕竟人有三急,晨尿憋不得。

结果拉链卡住了,而且卡的位置十分微妙,微妙到他不禁骂了一声:“我日mua!”

……?????



周延以平生最快的速度,飞快冲进隔壁程剑桥的房间。

床上躺着一个裸睡的程剑桥,被子已经被踢到地上了,周延一进来看见一条花裤衩挂在门把上,他不禁又骂了一声:“程剑桥你他妈又裸睡mua!”

惊天动地的一声mua吓醒了程剑桥,也吓懵了周延。

程剑桥猛地坐起来:“盖哥你刚刚说啥?”

这回周延可不敢再轻易开口了,斟酌了许久,说道“我说,你又裸睡了。”

两人同时沉默,又同时开口:“吓我一跳!”

“我还以为你要亲我,哈哈哈。”程剑桥挠挠头,下床穿上花裤衩去洗漱了。

周延则想着,刚刚大概是他幻听了吧,这两天忙得都出现幻觉了mmp。



有嘻哈海选现场。

全国有点名气的rapper基本都来了。

周延带着程剑桥一路走一路跟熟人打招呼,有种自己在过年走亲戚的感觉。

程剑桥从小挎包里翻出矿泉水,自己先喝了一口,再递给周延:“盖哥你喝。”

周延接过,一边喝一边观察四周。

不远处的花坛边,一位身材火辣的女孩正在和身边的瘦高个男人说话。

瘦高个男人侧过身——

“噗——咳咳、咳、咳咳咳—!”周延吓到喷水。

离他最近的程剑桥被这突发变故惊呆了,忘了躲开,结果正面被喷个正着。

周延赶紧拿袖子给他擦脸,心里想着会馆还真派人来了,派的还是和他有beef的Ty,他来参加节目可不是为了和Ty干仗的,更不想把beef闹得人尽皆知。

本着以和为贵的想法,周延决定主动跟Ty打招呼。

周延故作惊讶:“这不是Ty么!巧了,居然在这里遇到了哈,老弟来根烟?”

Ty冷冷地:“少几把套近乎。”

周延忍:“哎你这话说的,怎么的,老马没来啊?可惜了,他要是来了……”

Ty打断他的话,不耐烦地低声道:“周延,我劝你你别再来烦我,不然爸爸教你做人。”

周延的表情慢慢冷下来,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:“ty nmlp—mua!!!”

“……我日mua!!!!靠mua!ty我rnmua!!!”

周延一边疯狂比中指,一边更疯狂地mua。

Ty:“……有病啊你?淦!”


周延杀气腾腾地回来了。

表情仿佛生吞了一吨💩。

程剑桥一看,急眼了,挽起袖子大喊:“盖哥那个Ty欺负你了?!他骂你了?我替你去干他!!”

“不用,老子自己来!”周延咬牙切齿。

程剑桥大惊失色,抓着周延的手臂说:“盖哥冷静!冷静一哈,不要冲动!!!”

周延抹了把脸,冷静了一下说:“桥你说得有理,只要他不退赛,我迟早有机会跟他干一场。音乐上我不怕他,妈批我要干到他吐mua!”

程剑桥松了口气,计划通√



有Ty当前车之鉴,之后周延果然收敛了很多,能不骂人就不骂人,他可不想一边骂人一边mua!

……奈何造化弄人。

王昊和白曜隆闪亮登场,他们精神抖擞!他们笑容满面!他们着装时髦!他们带着新时代的风采、焕发着青春的光彩!他们……向着周延走来。

向着,周延,走来。

周延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给自己做心理建设,他虽然跟红花会有过beef,但那些破事跟这两个小娃无关,又何必迁怒于他俩呢?

于是下定决心将以和为贵贯彻到底的周延再一次踏上征程,主动迎上前热情打招呼:“哈,老万!小白,你俩也来了啊?好久不见了哈。”

王昊面无表情地沉默着,倒是白曜隆有些惊讶:“老盖你疯了?你明知道我俩是红花会的,还来献殷勤?”

“小白,这你就不懂了,有些人就是厚脸皮。”王昊抢在周延回答之前开口。

“也是哦,骨子里贱是改不了的。”白曜隆点点头。

“对啊,”周延也点点头,“我是疯了,才会跟红花会的走狗打招呼,差点忘了疯狗会咬人。”

白曜隆哑口无言,忽地又委屈起来,扁着嘴看了周延一眼,低头拿着手机哒哒哒打字。

王昊也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,呆呆地张着嘴望着周延。

周延一脸茫然,是他骂太狠了吗?不是吧……这种程度都没资格在话尾加mua啊!



【抠脚瞎几把聊 二群】

小白:ಥ_ಥ 贝哥你骗人!!!!!【哇的一声哭出来.jpg】

贝爷:咋了?你和老万见到盖盖了吧?盖盖是不是很惊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小白:才没有!他生气惹(´д⊂)还骂我俩是疯狗!

贝爷:正常的,当年他也骂过我疯狗。你不要慌,继续骂他,骂到他理你为止!

小白:是盖哥先跟我们打招呼的。

壳总:……然后你们……骂他了?

贝爷:(´◑д◐`)???【盖式懵逼.jpg】

小白:贝爷不是说见到盖哥要骂他,才会引起他注意么(╥ω╥`)  

贝爷:……我的错。小白,坚强一点!不就是被盖盖骂么?他没动手打你俩,那就还有希望!

壳总:贝贝你做人吧。

小白:贝哥说得对!

壳总:……小白你也做个人吧!!!!

贝爷:对了,小白,老万呢?

小白:万万受打击太大了,还在那愣着呢。

贝爷:在我意料之中。让他一个盖吹面对盖盖的痛骂,太为难他了。

壳总:老万怎么回事?必须得批评一下了啊,我当老盖黑粉那会儿,每天被他的粉丝追着骂,不照样吃好喝好睡好么。

贝爷:收到盖盖回复后激动到半夜打电话通知所有人的人没资格批评。

小白:刷盖哥直播时一个激动送出十万价值的礼物的人没资格批评。

壳总:……闭嘴。

周延又想骂人了。

注意到他们这边动静的人越来越多。

众目睽睽之下,他又不能直接扭头就走。

事情闹大对他、对布瑞吉、对Gosh都没好处。

于是周延只能忍着烦躁,陪着两位红花会的爷在这儿继续傻站着。

直到程剑桥找过来,好奇地问了句:“你们三个在模仿雕像吗?”

这句话瞬间点燃了周延的怒火,以至于他没注意到围过来的人群,大声道:“别问老子,老子也不晓得mua!老子只是跟他们打招呼mua!!!”

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

当天,Gosh和红花会同时收到各方贺电。

众人对盖爷当众示爱皮几万和小白表示喜闻乐见。

事情一发不可收拾,经过多人传播后,演变成了‘盖爷脚踩两条船、皮几万和小白该何去何从?当然是原谅他啊!’

周延:“……我日mua!!!!!”

王昊:“别再问我和好兄弟共侍一夫是什么感受了,日!!!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!”

只有白曜隆最乐观:“这算因祸得福吗?这下盖哥肯定记住我了哈哈哈哈哈哈!”

Gosh的各位心态比较好,派山鸡打电话向程剑桥证实真相是盖哥得了骂人会mua的病后,纷纷松了一口气,很有经验(?)地安抚周延:“大家不会因为兄弟有病就抛弃他的,你安心比赛!”

然而周延并没有被安慰到。

红花会的各位心态也很好,只是比较容易在给老万和小白打电话时怒骂cnm。

丁飞:“cnm!!有一个贝贝和壳总够我受的了,你俩还来添乱!别逼我,我发起疯来明天就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红花会是盖吹集合地!!!”

啊之:“cnm!!!红花会药丸!”

毕冉:“不知该说什么,一句cnm聊表敬意!”

mai:“cnm!!!早知道当初那五百就不还给老盖了,刚好当彩礼钱!”

壳总:“cnm!你俩偷跑他妈也不跟我和贝贝说一声!算了,别跟贝贝说也好,这疯子说要赶过去盯着你俩!老万小白你俩收拾收拾趁早跑路吧!”

贝爷:“cnm听清没cnm!!!!洗好脖子等着!”



周延要让苍天知道,他绝不认输!

海选结束后,他特地找了一家KTV。

先唱超社会。

“老子社会上的mua!起坎都抽中华mua!”

“我日mua——我就不信了!”

“奶大的婆娘我都日mua!!!日得我脑壳昏mua!”

“……不唱了,靠mua!”

再唱火锅底料。

“老子吃火锅mua!你吃火锅底料mua!”

“对你笑呵呵mua!!因为我讲礼貌mua!”

“——老子不唱了我日mua!!!”

最后一首斩马刀。

“给老子跪倒mua!!!”



程剑桥半夜起床尿尿,在客厅沙发上看见双手合十朝天的周延,吓了一跳:“盖哥你干嘛呢?”

周延有气无力地含泪道:“让苍天知道,我认输。”


众选手的日常爱好多了一项,即逗周延骂人。

今天艾福杰尼心情不好,跑去找周延说“哎老盖,你不是有首歌叫超社会吗……”

“又来骗我唱歌是吧,我告诉你,没门儿mua!”周延坚决地回答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门儿mua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艾福杰尼爆笑。

周延:“……神经病啊mua!”

艾福杰尼笑到打滚。

渐渐地,选手之间流传着一句话。

喊盖是社会上的兔,不是骂人他不得mua。

“没被社会兔mua过的rapper,不是好rapper!”

这句话瞬间席卷地下说唱圈。

某日,周延睡得正香,被电话铃吵醒,他接起来一听,是马思唯。
 
马思唯操着草莓味成都方言,语气淡淡的:“盖,听说你有病?”

周延:“……你才有病mua!”

马思唯似乎笑了一声,但很快又恢复淡淡的语气:“我听过空城计……还不错。”

“……老马你这个时间点,打电话给我,就为了说这句话?”周延忍无可忍,“你疯了吧mua!!”

周延骂完,果断想要挂电话。

马思唯突然轻声说了一句:“再唱一次空城计吧。在节目里。”

周延愣了几秒,什么也没有说,挂了电话。

录制到第十期时,王昊突然一改低调的性格,唱了一首高调的diss曲。

他diss周延:“最讨厌表里不一的社会盖,有意见当面吼。”

周延听到气个半死,在后台发飙:“淦mua!老子见他一次打一次mua!”

VAVA和艾福杰尼一边忍笑一边劝他:“老盖你别生气了,直接在台上干他!”

周延思考了一秒,立即否决:“算了,老万胖的一比mua,我怕他压死我。”

这时王昊回后台了,刚好听到他的话,顿时急了:“老盖你说谁胖呢?!我不胖!”

周延斜眼看他:“你还有理了你?跟我出来!”

两人绕过所有人,钻进楼梯间的抽烟室里,王昊动作熟练地掏出丝袜【。】挡住摄像头,转身将周延按在沙发里……啪啪啪——

别误会,他俩裤子还没脱呢,那是周延兜里的烟盒被王昊压爆的声音(。)


“我觉得你需要减肥。”周延深情地捧着小男友的脸。

“……就我们两个的时候,你能别那么扫兴吗。”王昊气鼓鼓地咬他嘴唇,咬完了,又跟吃果冻一样软软地舔了几下,舌尖灵活地窜进他嘴里,甜蜜的缠吻。

“那就不说了。我们干点别的,嗯?”周延压低声音,一双眼睛带点雾水地望着王昊。

王昊想了想,摇头:“不了,等会你要上台呢。”

周延顿时声音恢复正常:“节目组不是要求你写一首diss我的歌吗?怎么diss我的就两句?”

“我跟导演说,diss所有人才叫搞事情,diss一个人没意思。而且这两句就是我的心声啊,你还不表里不一吗,看起来是社会大哥,其实是社会兔,而且当面吼——我就喜欢你当面mua我。”王昊抱住他,笑眯眯地解释。

周延:“……其他人要打你我可不拦着。”

“我不怕,”王昊美滋滋地在周延颈窝里拱来拱去,“有你在呢,大家都骂我,你骂回去呗。不行,你还是别骂他们了,我可受不了你mua遍所有人!”

“……傻子。”周延忍不住笑,也忍不住满腔爱意,在他脸上mua了一口。

……最后还是被按在沙发上搞了一发。

嘘,偷偷告诉你们,是腿【。】交play。


周延犹豫了很久,最终在总决赛上表演了空城计。

表演结束,他握着话筒无声动了动嘴唇。

“送给马思唯。”

过往的一切,留在老时光里,成为秘密。

永远的秘密。


双冠军带着各自的好homie开了个庆祝party。

程剑桥偷偷背着周延喝了一瓶酒。

然后醉了。

醉了的程剑桥看起来十分懵懂而无害。

他对周延说:“盖哥,祝你和老万幸福,结婚记得请我喝喜酒!”

白曜隆一边喝酒一边哭,听到他这话哭得更厉害,抱着周延嚎:“我要当、当伴郎!!!”

王昊大吃一惊:“你们怎么知道?!!”

周延:“知道什么?”

王昊低头想了想,忽然单膝跪地,掏出一个红色小盒子。

把程剑桥的酒都吓醒了:“老万你要求婚啊?!”

“求婚?靠mua!!”周延也吓懵了,惊吓中带着期待。

小白嗷嗷叫:“万万!你也太狠了吧!就不能给我留点念想啊!”

王昊但笑不语,在三个人的瞩目中,仰起脸望着周延说:“今天是我最幸福的一天,我和你,一起成为冠军,接受所有人的祝福。我想再一次被所有人祝福,周延,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?”

周延忍着眼泪,伸手抓住他的手臂,也单膝跪地,和他对视:“我……”

王昊打开小盒子,里面是——

冠军项链。

周延:“……”

白曜隆:“……”

程剑桥:“……”

王昊喜滋滋:“延延,你跟我一块戴上,出去晃一圈。”

周延:“……王昊,我,cnmua!!!!!”

凹盖 八日游豪华大礼包 飙车

这篇是和 @休思  @蒙蒙SAMA  @大蜜蜂  小仙女们一起联文写的。


众生皆苦,我们是草莓牛奶味儿的(๑ゝω╹๑)

豪华八日甜甜小花车大礼包!(。・ω・。)ノ♡

设定:七天抽签决定侍寝【。】顺序,最后一天大狂欢!奶油!!草莓!!盛宴!!派对!!!!


【第一天我。链接放评论啦。评论第二条】

【第二天休老师ヽ(*´з`*)ノ 链接在评论第九条】

【第三天蒙老师,链接在评论(´。✪ω✪。`)】

【第四天蜜蜂老师,链接在评论(。ò ∀ ó。)】

他 万盖 一发完

本文全篇以【我】的第三视角为主。





盖哥今天又收到信了。

每隔一天,就会有一封信寄到公司,信封右下角端端正正地写着:给周延。

周延是盖哥的本名。

很巧的是,我也叫周妍,只不过是妍丽的妍。

周延的助理叫周妍,听起来是不是很拗口?



我是在有嘻哈录制期间来到盖哥身边的,主要负责跑腿和买咖啡,像个边缘小透明。

有一天,我跟着盖哥去休息间,经过后台过道时,凑巧撞见皮几万在跟T T聊天。

通常这种时候盖哥是不会去凑热闹的,但这次他却走了过去,不知和皮几万说了什么,皮几万突然情绪激动起来,脸涨得通红,像是要抬手打他,T T露出无奈的表情,侧头安抚着队友,盖哥背对着我,我看不清他的表情,当他走回来时,他的表情很奇怪,凝重、犹豫、无可奈何又带着一丝松了口气的轻松。

当天下午录歌曲彩排,皮几万唱了那首diss所有人的歌,他的帽子压得很低。

我站在盖哥身后,正想着皮几万胆子也太大了,眼睛匆匆一瞥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但我没放在心上,因为下一刻盖哥忽然暴怒起来,脸色阴沉,转身就走,我连忙跟上去。

摄像机自然不会错过爆点,紧追着盖哥不放,我注意到在摄像机拍不到的时候,他的表情混着一点厌恶。

盖哥不喜欢镜头,但他别无选择。


终于,摄像师离开了。

盖哥大发脾气,嘴里说着“叫他听话他不听!傻批……自毁前途!”他不停捶着沙发,又突然像浑身力气被抽走似的,一只手捂住眼睛,声音沙哑而疲倦地喃喃自语,“这可不行啊……”

我不知该说什么好,只能默默站在一旁。

再后来,盖哥在后台扬言见一次皮几万打一次。

这个举动彻底引燃了战火,火越烧越大,那段时间我们周围的人都不敢上网,只有盖哥每天坚持刷微博,一条条看那些带着嘲讽羞辱意味的评论。

他什么也没有说。



第十一期的录制结束得很晚。

所有人都带着倦容,导师们纷纷拥抱三强。

盖哥回到休息间时已经将近凌晨三点了,等一切收拾妥当出录制的大楼,时间刚好过四点。

我提议打车回酒店,正准备打开APP叫车,忽然听到有人喊了声皮几万,我抬眼一看,皮几万戴着厚厚的黑口罩和帽子,遮的严严实实,露出一双带着怒火的眼睛,他逼近盖哥,将他禁锢在双臂和墙之间。

我尖叫了一声,刚要冲过去去拉他,先被盖哥的化妆师拉住,化妆师紧紧抓着我的手臂小声说“妍妍你赶紧进去找洲哥,洲哥还在录音室!你快点、越快越好—”

“阿玲!闭嘴!!”盖哥吼了一声,我从没听过一个人的声音可以那么痛苦,像是每说一句话他的心就在滴血似的,“周妍,你别去!—我没事!你们赶紧走!……等会见。”

“……她也叫周延?艹……周延你他妈有胆……你想得美—”皮几万声音很低,夜风吹得我浑身发抖,也吹来了他的只言片语,零碎拼凑起来,让我越发恐惧,皮几万疯了吧?盖哥不就是在节目上说了他几句,至于那么小心眼?我只能抱希望于他还有一丝丝理智,不会在这里对盖哥动手。

化妆师带着我离开,我最后一眼看到的是皮几万抓着盖哥进了车里,车门砰地一声关上,声音响得我心头没来由惴惴不安……

逐渐开始摇晃振动的车子被我抛在身后。

野兽般痛苦的嘶吼被我抛在身后。

我恍恍惚惚间,忽然想起那天皮几万彩排时,我感觉到的不对劲——

皮几万的眼神。

他的眼神穿透帽子,穿越人群,落在盖哥身上,带着一股恨意,和无法掩饰的……

无法掩饰的爱意。





有嘻哈最后一期录制,当晚盖哥一直表情淡淡的,像是一种解脱,他仿佛在那一晚抛弃了所有重担。
 
他每一次表演,都表演到极致,仿佛在燃烧自己。

最后的表演,他选择了‘一百零八’。

唱到‘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定数’那一句,皮几万忽然站了起来,工作人员赶紧小声提醒他坐下。

那一刻他背对着我,我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最终结果出来,盖哥立着没动,看不出是惊喜,还是茫然更多,直到皮几万先过来拥抱了他。

我站在台下,觉得人生真是好讽刺。

讽刺到……让人好绝望。

一切的一切,就像一出排好的戏,戏中人身不由己,戏外人看到落泪。

盖哥抹了把脸,面无表情地回以一个拥抱。

他们在舞台上拥抱着,仿佛曾经的痛苦和不愉快、曾经的爱与恨都将一笔勾销。

一笔勾销。



他又寄信来了。

每隔一天。

寄信地址位于美国。

我知道寄信人是谁。

“给周延,这是写给你的第六十四封信。今天这一站巡演很成功。我喊‘皮几’的时候,台下都在喊盖,弹壳说台下那群人没事找事,我反而觉得很有趣。能在异国他乡,听到你的名字。就像你还在我身边……【此处有浓重涂改痕迹】周延,我很想你【涂改】你愿意,我便永远爱你,你不愿意,我便永远相思。”

我轻轻举起信封,扔进火堆里。

这是我烧掉的第六十四封信。




往事如烟,一笔勾销。